新闻动态 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 > 利来国际最老网站 >

我所经历的2022-3-30日浦东核酸检测大筛查

2022-04-08 17:34 点击:
html模版我所经历的2022-3-30日浦东核酸检测大筛查

转自微信公众号“撄拧”:

从2022年3月初开始,上海的疫情陷入了困境。

 

2022年3月27日,上海市新冠疫情防控工作小组办公室发布消息:2022年3月28日5时起,上海市以黄浦江为界分区分批实施核酸筛查。

 

我虽然不是临床医生,而是研究所工作的科研人员,也按照医院的要求,参与了这场抗疫战争。

 

这个月,我先后去过跨国采购中心,石泉路社区等地进行采样。

 

2022年3月29日晚上9点半,我突然接到通知,原来轮班的同事因小区发现阳性确诊病人不能出来,需要我在第二天4:15分到单位集合,参与浦东第二轮核酸检测大筛查。

 

 

2022年3月29日22:30

 

我查了天气预报,找出第二天要穿的衣服,充电宝、湿巾、巧克力等在必要时补充体能的食物。

 

洗漱完毕后,我躺在床上,定了三个凌晨3:30的闹钟,反复确认闹钟的声音是不是调到最大,生怕自己起不来。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1:30

 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很担心自己听不到闹钟,更担心浦东的疫情太严重,导致睡意全无,我心里很清楚我需要睡眠,但是睡不着。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 3:30

 

三个闹钟同时响了,我被吵醒,才发现,不知道什么时候,自己竟然睡着了。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 4:00

 

我洗漱完毕后,来到单位和同事们汇合,领了早饭,大家在寒风中一边吃饭,一边签到和分组。

 

在我们医院正门口,点名以及领早餐

2022年3月30日 4:15

 

负责组织我们支援浦东采样的同事,反复强调浦东对应的社区要求我们5:00之前必须要到杨思那边的集散地。

 

于是我们4:15准时从单位出发,一路向浦东驶去。

 

凌晨四点空旷的卢浦大桥

虽然在上海生活已经十年了,我对浦东却并不熟悉,这十年我始终生活在浦西,印象中浦东和浦西就像两个城市。

 

在我的脑海中,浦西有很多老洋房,到处是种满梧桐树的小马路;而浦东则高楼林立,像一个新城。

 

疫情爆发后的这两年,我只去过几次陆家嘴,都是和小伙伴吃完饭就回来了。

 

没想到,再去浦东,我竟然穿着防护服。

2022年3月30日 4:50

 

我们准时到达位于杨思西路的集散地,另外几家医院的支援人员也陆续到达这里。

 

但是始终不见社区工作者的身影。

 

陆续到达的另外几家医院的医护

位于杨思西路的集散点

和我们对接的社区工作人员,反复和我们强调,要求我们5点之前准时到集散地,但是自己却迟迟不现身。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 5:45

 

我们一直坐在大巴车上,等待社区工作人员来和我们对接,但是一个小时过去了,毫无动静。

 

有的同事想上厕所,带队的队长劝他忍忍,因为不知道社区工作人员什么时候会出现,怕到时候一下子找不到他,掉了队。

 

天渐渐的亮了,5:30时我看到几个穿绿色马甲的人,还以为他们是社区工作人员,却被告知,并不是。

穿绿马甲的人

 

于是,我们再一次陷入无尽的等待。

 

此时,天已经大亮

 

2022年3月30日 6:10

 

终于,和我们对接的社区工作人员A和B来了,和他们对接后,我们再次点名,就出发前往各自负责的点位。

 

我很想质问A和B,为什么让我们5点之前必须到杨思,而自己6点多才来?

 

为了完成他们的要求,很多同事都没有回家,直接睡在单位,可是看到他们满身皱巴巴的衣服和深深的黑眼圈,话到嘴边,我忍住了。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 6:50

 

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,我们24组人员,全部到达自己的点位,开始采样。

 

我被分在第41点位,负责三林地区瑞康苑的采样工作。

我和我的搭档负责第6-9号楼的采样工作,大约1500人。

 

按照居委会的要求,我们需要将每栋楼的人员分别采样,这样做的好处是,假如后续检测有阳性样本,便于他们快锁定楼栋,迅速实施后续管理。

 

于是我们决定按照顺序采样,从六号楼开始。

 

为了提高工作效率,我和我的搭档负责采样,社区的志愿者们负责用掌机给居民扫码。

 

很快,我们就发现这个小区的居民有一些令人惊讶的习惯:

 

1.不听指挥,我行我素

 

有一个居民牵着他的柯基,到处闲逛,工作人员告诉他,封控期间不能随意走动,更不能随意抽烟、遛狗,他满脸不屑,一边抽烟,一边牵着小狗跑来跑去。

 ,蝴蝶谷娱乐中文网;

我实在看不下去,警告他,不要在小区里抽着烟,牵着狗到处跑,检测完立刻回家。

 

他一脸无辜的对我说:“我们家的狗不出来跑跑,拉不出屎。”

 

 

2.自由散漫,毫无时间观念

 

我们为了配合居委会的工作,按照楼栋顺序采样,规定了每栋楼的采样时间,但是有一些居民十分自由散漫,偏偏不按照我们规定的时间来检测,他们认定了我们只要还在他们小区,就一定不会对他们坐视不管。

 

这样的人,大大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难度。

 

因为采样用的离心管,为了避免污染,在采样后要及时封闭,不能反复打开。

 

扫码用的掌机,在设定好混采人数后,也不能随意添加或者减少人数,那些不按照规定时间点来检测的人,给我们的统计工作带来很大的麻烦。

 

3.内心阴暗,对世界充满敌意

 

有一户居民,坚决不进行核酸检测,我们上门反复劝说无果。

 

他的理由是,怕我们趁机获取他的DNA信息。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 12:00

 

经过几个小时的奋战,我们终于将6号楼和7号楼的居民的样本采集完毕。

 

剩下的两栋楼,我们打算下午再采集。

 

社区工作人员和我们一起在小区的活动中心吃了午饭。

 

一荤一素,小小的一份饭,可能是早晨四点就吃了早饭的原因,我感觉自己没吃饱,不知道那些男同事吃饱了吗?

 

因为怕下午想上厕所,所以虽然很渴,中午还是只喝了几口水。

 

吃午饭时,早晨和我们对接的社区工作者告诉我,他们每天都这样高强度工作,却连防护服都没有,他们社区70多个志愿者,上面只发了40件防护服,还不够一人一件,穿上的人,一天都不舍得脱。

 

我心里暗自唏嘘,幸亏早上我忍住,没有怼他,他也不容易。

 

吃完午饭,我去上厕所时,发现这个小区的活动中心有一个他们亲手种植的小花园。

 

我心里想,如果是个寻常的日子,我能坐在小花园里,晒晒太阳,吹吹风,该多好!

 

小区中的花园

 

2022年3月30日 13:00

 

吃完午饭,短暂的休整后,我们又开始继续采样。

 

我们总结了上午的经验,这次和社区工作人员配合的更顺畅了。

 

8号楼的居民人数远比其他楼多,但是却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测完了。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 14:30

 

其他位点的4位同事完成自己的工作后,前来支援我们。

 

我们打算齐心协力,一鼓作气把九号楼的居民都采集完。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 15:00

 

我们发现,九号楼的居民十分拖沓,不听居委会的指挥,总是自由随意的下来。

 

一会乌泱泱几十个人扎一堆,一会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

我清点了一下已经采样的人数,发现还有100个左右的居民没有采样,于是我让社区工作人员通知居民,15:30必须下楼测核酸,15:30我们就准备撤退了。

 

与此同时,我和我的搭档开始上门扫楼,给在社区登记的不能下楼的老弱病残等特殊群体采样。

 

扫楼时,我们又发现了许多问题:

 

1.大多数登记的需要上门的人,不是不能下楼,而是不想下楼

 

在居委会登记的大约有13户需要上门采样服务的人,我们实际上门采样后发现,只有三个老人是真的行动不便,其余的都活蹦乱跳,身手矫健。

 

2.很多家庭,有一个老人登记需要上门采样,全家都不下楼

 

有好几户居民,登记的有老人需要上门采样,我们敲开门后,他们全家都没有检测,全都在等我们上门采样。

 

我质问他们,为什么可以下楼采样的人,也不下楼,他们理直气壮的告诉我:反正你都要来我们家,采一个也是采,采一家也是采。

 

他们丝毫不尊重医护人员的劳动,完全不能理解上门采样,医护人员随身携带耗材,手消是多么困难。

 

3.社区工作者的工作繁琐且困难

 

很多年纪大的老人,没有手机,也搞不懂健康云之类的,全靠社区工作者帮助他们。

 

但是我们在上门采样时,他们丝毫不感谢社区工作者,反而一顿指责、抱怨,在他们看来,这些都是别人理所应当为他做的事。

 

社区工作者做好了是应该的,做不好就要被骂。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 16:15

 

在与上门采样的居民大战十几回合后,我们终于结束扫楼,回到一楼。

 

此时,留守的两组同事告诉我们,已经10分钟没有一个居民来测核酸了,也早就超过了我们之前通知的结束时间15:30。

 

于是,我们告诉社区工作人员,再通知一遍,没有人,我们就结束采样了。

 

10分钟的寂静后,我们开始脱防护服,准备结束采样工作。

 

衣服刚脱了一半,突然冲下来十几个人,要我们给他们采样。

 

我清楚的告诉他们,已经反复通知至少三次了,现在我们已经换好衣服了,今天的采样已经结束了。

 

他们的声音越拉越大,一口咬定没有人通知他们,他们在家等了一天,都不知道已经检测完了。

 

看架势,随时都能开战。

 

我们十来个人,大约吵了15分钟,我眼看着争不出所以然来,决定不和他们讲道理了。

 

我和同事清点了物资,带着今天采集的1400多个样本,准备离开他们小区,返程。

 

那些未能按时测核酸的居民,看我们带着东西走了,无可奈何,却也不甘心,于是抓着社区工作者,又开始新一轮的争论。

 

我们就这样,在一群未能按时进行核酸检测的居民的骂声中,离开了他们的小区。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16:40

 

我们一直在小区门口等待接我们的车,却迟迟不见车的踪影,于是我们决定直接拦一辆110警车,让警察把我们送到汇合处。

 

还好,很快,我们就拦到了一辆车,说明了缘由后,警察很爽快的答应把我们送到杨思西路。

 

这是我第一次不戴手铐坐警车。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 17:00

 

在我们医院的大巴车下,我碰到了来接我们的院长,第一时间和她说明了我们在社区和居民的冲突,让她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。

 

她听完,告诉我:“没事,如果他们去卫健委投诉,我知道怎么回事了。”

 

 

2022年3月30日 18:00

 

我们回到了自己的医院,结束了一天的战斗。

 

这一天的经历,让我深切的体会到了一线抗疫人员工作的艰难。

 

上海,还会好吗?

 

浦东,还会好吗?